365足球外围网站平台网

只为遇到你 第176章风雪兼行

小说:只为遇到你  作者:520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一旁的刘卟祁眼见那人,都快被陆谦勒的喘不上来气的样子,他赶紧上前安抚道;德敬,你快松手!你勒死他,就更加听不到老熊岭的消息了!

  当然,至于另一个商贾,早就吓傻在一旁了。

  而此时的陆谦,因为听了这消息,全身的肌肉都绷的咯吱响,眼睛烧得血红,他极力忍耐着,才松了手劲,那人得了自由后,狂吸空气,咳嗽个不停,之后更是断续骂道;你这疯子,我要…我要……

  一旁的程子恒见此,也是恼怒的不行了,暴喝一声道;好了,别说那些有的没的,我们家就在老熊岭,你说明白了,老熊岭到底怎么了?说不明白,老子我第一个送你去见阎王!

  那人估计也没有想到,自己不过和朋友闲聊几句而已,聊的主题居然碰到了正主啊。他也真怕那几个人发疯了,会把他给生撕了,于是赶紧捂着脖子回答道;这个,其实我也不清楚了,我也是听一个北来的商队说的,说北?洲那里有个老熊岭的,因为窝藏草原奸细,被奉旨巡查边防的什么将军,带着二百精兵包围了村寨,老熊岭的人据说动了刀箭的,那将军就下令把人都杀光了,血流成河,连孩子都没放过…

  “哐当!”

  陆谦再也听不下去,仰头就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德敬,德敬!”

  刘卟祁和程子恒也都吓疯了,上前抱起了他,就掐人中。

  那说话的人见此,赶紧拉了友人溜走了。

  茶楼里,本来就是闲人聚集之地,刚才他们两桌闹得那么大,自然人人都是关注了。

  这会儿眼见这般,就再也忍耐不住,轰然议论开了。

  “哎呀,这书生真是可怜啊,居然家里人都死光了,还不知道呢!”

  “咱们这里偏僻啊,也是不好送信的!”

  “哼,我听说草原那边,好像也不太平,若是真藏了草原的奸细,杀了也不多…”

  狗子在一旁听到那些人的议论,恨得咬牙道;放屁,你敢再说一遍!

  听得有人说风凉话,狗子真的恨不得窜上去咬死对方。

  那人见狗子,那恶狠狠地模样,也很是吓了一跳,赶紧缩了脖子,嘟囔道;切,我不过是说句公道话而已…

  “疼煞我也!”

  昏厥的陆谦,也终于缓过一口气,挣扎起身,脸色苍白的,几乎和外边的雪一个颜色了。

  他跌跌撞撞就往外边跑,茶馆外边的拴马桩上,不知谁栓了两匹马,他拉了缰绳跳上去,就打马冲了出去。

  随后追出来的刘卟祁和程子恒见此,都是急的跺脚,不必猜想,也知道他这是奔家里去了。

  “少爷,你等等狗子啊,你等等狗子啊!”

  狗子哭得撕心裂肺,刚要撒腿跑时,被刘卟祁抓回来,就扔到了程子恒身边,说道;你带了他去寻院长请假,我去追德敬!话罢,他就跳上另一匹马,扔下这一句话,也是跑走了。

  茫茫雪原,一点青色目标,倒也容易寻找,刘卟祁很快就追上了陆谦,但却没有劝他回去。

  这个时候,他也一样跟着心急如焚的,更何况陆谦这个陆家人。老熊岭有他的父亲,兄弟,妹妹,乡亲,有太多不能缺少的的人和物了。

 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程子恒也是恨得直跺脚,他也不明白出来溜达一圈,怎么就听到,这样的祸事呢?想到这里,他拉了狗子就要回书院时,却被跑出来的两个茶客拦了去路。

  “那是我们的马匹,你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啊!”

  现在的事情,程子恒急的不成,随手解了荷包就扔了过去,说道;好了,这钱足够你们去买新马了,若是不够的话,你们去书院找程子恒就好!

  话罢,他就拉着狗子走远了,这会,也不知道他那胖大的身形是怎么做到如此速度的。

  果然人一着急起来,做什么事情都会非常有速度的!

  而此刻的书院里,因为大小书生们都出门放羊去了,没什么人在此了,所以此时的书院里比之平日空旷许多。程子恒扯了狗子就一路去了院长的小院子,半点儿没有惹人注意。

  守门的老仆人开了门,一见程子恒在这样的冬天里,居然满头大汗就是一愣,转而说道;院长正在歇息…

  听此,程子恒道;老伯,我有事找院长,你可要帮帮忙啊!是德敬的事,陆家出大事了!

  程子恒抹了一把汗珠子,又添了一句道;好像有人把陆家的人都杀了!

  “什么?”

  听到这里,老仆惊得差点儿扔了手里的小茶壶,他立刻让开了门口位置,说道;快进来,我带你进去找院长。

  老院长此刻正躺着闭目养神,身下的贵妃榻上铺了狼皮褥子隔凉,然后是一张羽绒垫子,包裹了枣红色的寿字纹锦缎,脑后枕的也是装了羽绒的枕头,宣软的好似像扯了天上的云化成的一般。

  这些东西都是一月前过寿的时候,他最小的弟子送来的。相比那些金银字画来说,这些东西根本不值一提,他们送的那些金银字画啥的,他都让装进了箱子,锁进了库房去了,然而这套褥枕却日日伴着他入睡,可谓是舒适贴心之极。

  原本不过是应老友之托,没想到,自己却是捡到一个宝贝。

  明年大考,若是没有意外之事,没有小人拦路,说不定,他又要得个前程无量的举人弟子了…

  这样想着,老爷子就翘了嘴角,诵起了生平最得意的文章。

  所以在老夫人带了丫鬟端着新做的点心从外边进来时,见此就笑道;老爷子,你现在都停了冬天的假期了,学生们都是怨气冲天的,老爷你倒好,还这般自由自在的。

  老爷子嗅得甜香之气就起了身,应道;呵,业精于勤荒于嬉,我这不是还给他们留了三日出去游玩的时间吗?我这做法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话罢,他就要洗手吃点心时,这点心方子也是陆家送来的,难得的绵软,入口即化,让他们老夫妻俩都是爱不释手的。

  老两口正是说笑的时候,突然老仆带了程子恒进来,老夫人见此,就皱了眉头,有些怨怪老仆人不曾通报就进来的。

  程子恒一进来,就是噗通跪到下了,说道;院长,学生有事要说,刚才学生,和德敬,刘卟祁,我们三人去茶楼喝茶,听说德敬家里因为涉嫌窝藏奸细,被…被巡查边防的一个将军带人把整个村落都杀光了。德敬听了当时就晕了过去,等他醒来就打马跑了。刘卟祁也追了出去了,所以学生特此来请假,稍后学生也要去北?洲几日。还望院长批准!

  老院子道;什么?

  可以是他说的话太震惊了,老院长直接扔了手里的点心,老夫人更是也惊得捂了嘴道;还有这等大事?

  见此,程子恒生怕院长不同意,赶紧又说了几句道;院长,学生曾去过陆家,陆家只有一个马童是草原人,他当初病的半死,被筱芸买回来当弟弟养大的。如今根本,不知道这窝藏奸细的罪名是从哪里来的,而且…听说满村上下,连孩童都没放过,实在太…太惨了!

  老院子气的直道;混账!到底是那个将军行事,这么那么狠毒!毕竟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的,没有京都的官文,居然就屠戮一村百姓!

  老院长气得直拍了桌子,之后更是皱眉说道;不成,我也要跟着去北?洲看看。德敬那孩子突然遭此惨事,一个处置不当的话,他很容易连自己都会搭进去的。

  一旁的老夫人听此,下意识看了一眼门外的风雪,她有心想要拦阻,但手里捏着温热的点心,又让她改了口道;嗯,我现在就去给老爷收拾行李。

  老院长听此,说道;嗯,好的,老太婆,不必带太多东西,我立刻就要上路。

  老院长也是急了,毕竟大芫现在太平日久,这样整村被屠戮的惨事,几乎是闻所未闻的。而京都那里并不曾有消息传来,就证明此事,是那个什么将军私自举起屠刀,干起的混账事情,实在是胆大包天了。

  见此,老夫人也不敢耽搁时间了,所以她迅速收拾了一些保暖衣物,再带上一些狼皮褥子和垫子,枕头都铺上了车厢,勉强就算齐全了。

  倒是狗子听说要同老院长一起回北?洲,疯跑回陆谦的宿舍,搬了好多东西到程家马车上。

  于是,在书院里大半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,两辆马车,带了四个护卫,一个老仆一个小童,就这么出了天鸿小镇,杀向了北方老熊岭去了…

  好了,不说这会他们是如何着急忙慌的往老熊岭赶去了。说会这头老熊岭的情况吧!

  筱芸只从送了陆老二出门后,就整日里核对一下账册,做做针线活啥的,偶尔闲不住,就进城去酒楼铺子走走看看的,最后到陈家,陪陪因为嫁了闺女很是孤单的陈夫人,再带着大包小包的布料和吃食用物回到老熊岭去了。

  以至于,每次跟着韩姨母学做事的闺女们见了她,都是眉开眼笑的,原因很简单,她是个大方的,城里得来的点心和小玩意儿大部分都分了这些闺女们了。

  这天一大早起,后院刘叔就派了大儿子来请人,说道;筱芸,我爹说那个什么铲子打出来了,让你去看看,这物件成不成呢?

  听此,筱芸道;好啊,我马上去。话罢,筱芸喊了刚刚喂完马的初一,一起去了刘家。

  筱芸前世也只是个普通姑娘罢了,若说到衣食住行这些小事情,她还是比较懂些的。但对这些杀人的利器,她了解实在不多。

  但没吃过猪腿,总看过猪走路吧。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。孤儿院里有个孩子自小喜欢枪械武器,她偶尔也看过两张图片,更何况,前些日子她就比照前世的记忆力想起他们的模样,删减或者添加一番,送了几章图纸到刘叔那里去了,至于稍后这玩意能不能成,只能看天意了。

  刘叔原本就喜欢琢磨这些东西,如今要人有人,要材料有材料,简直是痛快之极,所以这些时日里,半夜还能听得见他敲敲打打打的声音,没等凌晨公鸡叫唤,他又开始使唤锤子工作了。

  所以,筱芸一到刘家的时候,一见他不过几日的时间就瘦的厉害,但眼睛却亮的吓人,很是过意不去,拉着难得在家的刘婶子说道;婶子,这次的事,可是让刘叔挨累了。过会儿我让江大娘送些肉过来,可给我刘叔多补补才行。平日你也催着他早些睡,别累坏了。

  听不,刘婶子道;哈哈,筱芸,你不用惦记他,话罢,她拉了筱芸进了棚子,继续笑道;你刘叔惦记琢磨那个羊皮册子不知有多少年了,以前因为家里穷,哪有那个闲工夫去做这些东西啊。而如今有你给他撑腰了,他这几日简直比他年轻时候还能折腾,你别看他瘦了,那嗓门可是大着呢,饭菜吃的可不少呢?

  听到这里,筱芸稍微放心道;嗯,那就好……

  正巧刘叔回过神看见她,立刻喜的上前献宝儿,说道;筱芸你来了,你快过来看,这个铲子真是好用,我试过了,院子外边的冻土都能砍开。说是铲子,我觉得和刀子一样,砍人头也不差什么了!

  一旁的刘婶子听此,就笑道;哎呀,你这老不羞,说什么呢,吓到筱芸怎么办?

  话罢,刘婶子嗔怪的瞪了刘叔一眼,之后端了炉子跟前的一直小木盆,木盆里正用冷水化了两只冻柿子。

  飞卢小说网 b.faloo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!,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只为遇到你书评:

365足球外围网站平台